北京第十水厂BOT项目

来源: | 2017年12月06日 01:41
摘要: 这是在中国PPP发展史上起了标杆和支点作用的案例,并不是说这个项目有多伟大,而是就像我们今天说楼部长在推PPP,在主导着PPP,然后PPP会往大发展,那上一波是谁推的呢?是原来北京的老市长汪光焘。北京第十水厂在1998、1999年提出来,我已经忘记那个时候是几五规划了。按照那时的规划北京的用水量每年每日会增加10万吨。第十水厂是50万吨的水厂,这个50万吨的水厂也就用5年,也就是从1999年大概也用到2004、2005年,我们必须建新的水厂了。但是城市的发展规律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在2000年以后,整个城市出现了一次历史性的变革,那就是工业企业外迁,外迁以后城市用水量下降,原来预测的必要性不存在了。还有社会的变化也很大,影响非常大。原来潮白河上游的河北省人民非常的友善,后来他们学会节流了,所以密云水库没水了,建设第十水厂的条件受到了限制。尽管经历了很多事件,并不影响这个项目的历史地位。

这是在中国ppp发展史上起了标杆和支点作用的案例,并不是说这个项目有多伟大,而是就像我们今天说楼部长在推PPP,在主导着PPP,然后PPP会往大发展,那上一波是谁推的呢?是原来北京的老市长汪光焘。北京第十水厂在1998、1999年提出来,我已经忘记那个时候是几五规划了。按照那时的规划北京的用水量每年每日会增加10万吨。第十水厂是50万吨的水厂,这个50万吨的水厂也就用5年,也就是从1999年大概也用到2004、2005年,我们必须建新的水厂了。但是城市的发展规律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在2000年以后,整个城市出现了一次历史性的变革,那就是工业企业外迁,外迁以后城市用水量下降,原来预测的必要性不存在了。还有社会的变化也很大,影响非常大。原来潮白河上游的河北省人民非常的友善,后来他们学会节流了,所以密云水库没水了,建设第十水厂的条件受到了限制。尽管经历了很多事件,并不影响这个项目的历史地位。

当年这个项目提出以后,按照当时的体制怎么做呢?就是由自来水公司和当时的主管部门公用局,后来转成了市政管委,还有北京的市政设院去做方案,测算水价。第一个水价拿出来是多少钱呢?一吨水6.9元,报到汪市长那,汪市长说不行太高,他是专家,这个事被否了。被否了以后重新做方案,重新做方案再测,再测的结果是3.9元,市长勉强接受了,以后按BOT方式运作项目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我以前在北京市计委的咨询公司工作过,北京市BOT研究的课题是我担任负责人做的,所以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个BOT项目的顾问,成为汪市长的顾问。长话短说,我们规范运作公开竞标,竞标的结果是什么呢?最低的水价是每吨一块一毛五,开标的时候这个价格太刺激了。从六块九、三块九到一块一毛五,当时汪市长就急了,他脾气比较直接,一定要求自来水公司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后来我们又受委托,帮助他们写报告,把三块九和六块九的事圆上了。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引起了领导新的思考。我记得汪市长当时说的一句话,不能让你们这样再搞下去,必须改革。接着没过几天,汪市长就要对公用事业进行改革,首先是对第九水厂进行改革,要做TOT,这个项目的方案我们也做完了,汪市长也同意了,但没等正式启动他就到住建部去当部长了。

当部长不久就开始了后来的公用事业改革。北京第十水厂历经坎坷开个日期一拖再拖,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呢?工业企业外迁,造成了北京市不缺水,后面的故事大家怎么讲,最根本的原因都是这个,如果真的缺水,北京市政府早把这个厂建起来了,之所以没建,就是因为不缺水,不缺水为什么要建。所以在这个项目里另外一个最成功的地方是什么呢?这是个国际招标项目,在国际招标项目里项目拖期没有遭到外方索赔索赔,是因为这个项目的规则非常完善。因为北京通州要建新城,这个项目启动建设了,等南水北调的水来了,运行的条件也就具备了。

这个项目真正的意义就是它影响了一个关键的人物,就是汪光焘从汪市长到汪部长。后来住建部让我们帮助去推进公用事业改革,去制定方案,也像今天一样的,陪着司长处长们去宣讲,推动了2003年到2008年那一场规模浩大的公用事业市场化改革。那个阶段的PPP项目竞争是非常充分的,溢价频出,大家总在评说,但溢价背后,是市场的作用,是效率的提高,是改革效果的体现。溢价是市场行为,是放开市场后市场定位的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