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对外承包工程管理与促进体制

来源: | 2017年12月07日 01:50
摘要: 日韩两国海外承包工程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两国政府设立了相对完备的管理机制,在促进海外承包工程业务繁荣发展方面做出了不懈努力。特别是近年来,受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等影响,日本、韩国海外工程承包项目主要集中在中东和亚洲地区,与中国企业的竞争越发激烈,日韩政府更加大了对海外承包工程行业的支持力度。对比中国与日韩在管理体制、法律政策等方面的差别,还有很多地方需进一步调整和完善: 1管理机构设置方面 日本主管海外工程的政府部门及商协会主要包括:国土交通省、冶金局、交通安全委员会、海外建设协会、贸易振兴机构等。其中,国土交通省及其下设机构负责出台及审议海外承包工程相关的政策法规,是主管基础设施最权威的部委;海外建设协会是日本大型承包商组建的企业联合组织,主要职能包括与日本建筑企业开展海外项目合作,协助会员企业扩大国际承包市场,促进企业间国际交流等;贸易振兴机构负责国别贸易信息和海外相关产业信息的统计。

日韩两国海外承包工程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两国政府设立了相对完备的管理机制,在促进海外承包工程业务繁荣发展方面做出了不懈努力。特别是近年来,受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等影响,日本、韩国海外工程承包项目主要集中在中东和亚洲地区,与中国企业的竞争越发激烈,日韩政府更加大了对海外承包工程行业的支持力度。对比中国与日韩在管理体制、法律政策等方面的差别,还有很多地方需进一步调整和完善:

1管理机构设置方面

日本主管海外工程的政府部门及商协会主要包括:国土交通省、冶金局、交通安全委员会、海外建设协会、贸易振兴机构等。其中,国土交通省及其下设机构负责出台及审议海外承包工程相关的政策法规,是主管基础设施最权威的部委;海外建设协会是日本大型承包商组建的企业联合组织,主要职能包括与日本建筑企业开展海外项目合作,协助会员企业扩大国际承包市场,促进企业间国际交流等;贸易振兴机构负责国别贸易信息和海外相关产业信息的统计。

韩国主管海外工程的政府部门及商协会主要包括:海外建设振兴委员会、国土交通部、公平交易委员会、大韩建设协会以及海外建设协会等。其中海外建设振兴委员会为议会内设机构,负责审议与海外承包工程相关的法规和政策,并协调与其他部门共同推进产业发展。国土交通部负责起草与行业相关的法规、政策和战略规划;公平交易委员会负责处理与建筑企业有关的不正当竞争事件;大韩建设协会和海外建设协会负责市场调研、政策研究等工作并帮助企业进行融资。

与日韩两国相比,我国在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划分方面相对较为分散,缺乏明确统一的领导机关。如我国与对外承包工程行业相关的政策法规分别由国资委、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国税总局等多个部门分别制定,在全国人大或国务院内部缺乏相应的协调决策机构;在行业协会方面,我国各类相关行业协会繁多,缺乏协调配合,对行业发展支撑力度不足。

2法规及制度建设方面

日本现阶段与海外工程相关的法律、规则包括:《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的基本方针》、《日本再兴战略》等。韩国与海外工程相关的法律、规划包括《建设产业基本法》、《海外建设促进法》、《年度海外建设促进计划》等。其《建设产业基本法》主要规范企业施工行为;《海外建设促进法》主要规范海外工程承包商的登记注册制度;《年度海外建设促进计划》主要评估当前市场环境,预测未来走势,并根据实际情况对产业扶持措施进行调整。

我国与以上两国相比,我国法规及制度建设仍存在一定差距。一是,我国法规及制度环境偏重管理和规范企业行为而缺乏引导性和规划性规定,如《对外承包工程管理条例》在行为主体的划分、经营资格的认定和工程活动的管理等方面对企业和政府行为做了规范,但在相关促进政策的实施及行业下一步发展战略规划方面存在空白;二是,由于我国政府机构设置的特点,导致行业立法工作相对分散,各部委分别依据自身职能出台相应政策法规,一些法规存在矛盾或重复的情况;三是,在相关政策法规的增补修订方面略有滞后,一些制度不能适应当前行业快速发展的新形势,不能满足企业新时期的发展需要。

3金融扶持政策方面

日韩两国均十分重视对对外承包工程行业的金融支持,积极通过国际多边金融机构及国内金融部门支持本国企业海外业务发展。日本利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多边金融机构中的主导地位大力支持本国企业开展海外基础设施建设与投资,并鼓励本国企业面向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如日本国际协力银行为企业在第三国业务拓展提供资金支持,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日本贸易保险等机构也为从事基础设施出口的民间企业提供资金支持。韩国政府也大力推动民间及官方机构与国外银行及基金(如各国开发银行、国际金融中心IFC、国际投资担保机构、卡塔尔控股等银行及基金)的合作,并大力促成进出口银行、产业银行、贸易保险公社、海外建设协会、成套设备产业协会、建筑企业互助组合等机构联合成立海外工程金融支持中心。

与日韩相比,我国企业融资环境与日韩存在差距。如我国企业首选的“两优贷款”在申请、放贷环节操作周期较长,且对不同国别设有年度限额,加之目前部分国家主权担保困难,“两优贷款”的使用效果大打折扣;而使用财政资金由相关各部委设立的专项基金,存在总量较小且申请条件严格、手续繁琐等问题,也不能满足企业发展日常需求。专业金融机构推出的融资解决方案对企业抵押担保条件要求较高,我国又缺少相应的项目融资产品,企业自主融资门槛较高、障碍重重。

4经济外交政策方面

在经济外交方面,日韩两国近年来加大了对亚非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与经济援建。新一届日本政府加大了对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以及非洲发展中国家的关注,日本外相、经产大臣等官员与新兴国家间的双边对话的内容范围逐步扩大,日本对亚非国家的投资与援建规模迅速增加。韩国政府则将缅甸、印度、利比亚、伊拉克、伊朗等国定位为重点市场,并有针对性的开展经济外交活动,同时积极关注外国开发区及大型项目建设,韩国政府代表企业参与市场公关的成果显著。

与日韩相比,我国政府也适时提出了“互联互通”、“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孟中缅印经济走廊”等战略构想,并积极推动“高铁走出去”及海外港口、自贸区建设项目。由此可见,对外承包工程行业的发展与国家经济外交战略是密不可分的,我国政府如何落实新的战略部署,将成为影响行业下一步发展的关键因素。

总之,日韩国际承包商在发展中取得的成绩与其国内相对健全的管理体制及政策环境密切相关。我国政府应更加全面务实的落实“走出去”战略部署,有效推动“一带一路”等战略实施,促进我国对外承包工程行业协调管理体系的建成,明确各部门职能定位,强化行业协会功能作用,更好地为企业提供便利服务;应加快出台相关行业及商会立法,梳理现有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及时修订增补相关政策法规;还应加强配套金融支持,进一步调整部门职能,创新融资项目,为企业开拓海外业务提供更加便利的环境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