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动民资积极性愈显紧迫

  • 来源: | 2019年04月15日 02:22
摘要:

国家发展改革委、全国工商联联合召开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推介电视电话会议。会上,江苏、安徽、福建等7省发展改革委进行了项目推介,共287个项目、总投资约9400亿元,涉及市政、公路、轨道交通、机场、水利、能源等多个领域。主会场、分会场共800多家民营企业参加。 会议认为,当前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企业对推广ppp模式的热情很高,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与此同时,“受各种因素制约,PPP模式推进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特别是民间资本参与程度还不够高,一些PPP项目中,社会资本国有企业参与多,民营企业参与较少。”此次推介会就是为民间资本搭建一个舞台,努力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让民间资本“挑大梁、唱大戏”,充分发挥民间资本在PPP模式中的关键作用。同时,PPP项目的推出,将为民营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新的动力和方向,为民营企业参与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领域项目提供更多便捷的机会。

国家发展改革委、全国工商联联合召开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推介电视电话会议。会上,江苏、安徽、福建等7省发展改革委进行了项目推介,共287个项目、总投资约9400亿元,涉及市政、公路、轨道交通、机场、水利、能源等多个领域。主会场、分会场共800多家民营企业参加。  会议认为,当前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企业对推广ppp模式的热情很高,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与此同时,“受各种因素制约,PPP模式推进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特别是民间资本参与程度还不够高,一些PPP项目中,社会资本国有企业参与多,民营企业参与较少。”此次推介会就是为民间资本搭建一个舞台,努力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让民间资本“挑大梁、唱大戏”,充分发挥民间资本在PPP模式中的关键作用。同时,PPP项目的推出,将为民营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新的动力和方向,为民营企业参与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领域项目提供更多便捷的机会。民资参与度为何不高?  为何PPP模式推进过程中会出现一些困难和问题?为何民间资本参与程度还不够高?  对此,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目前,相关领域由民营企业“挑大梁、唱大戏”的条件尚不成熟。推广PPP仍需以全面深化改革作保障,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较有难度,各方应抱以平常心。  “PPP推广存在一定时滞,再加上部分社会资本短时间内并不能马上接续政府投资。对于新推出的PPP项目,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需要时间来讨论磋商。”张晖明说。  世界银行统计数据显示,1990~2012年,中国共实施了超过1000个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在国际上居于前列,不仅比印度、菲律宾、印尼等发展中国家高,也高于英国等发达国家。但据亚行统计,2005年以来,中国PPP活跃程度开始减弱,PPP项目投资在GDP中的占比有所下降。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学者表示,社会资本能不能拿到“黄金项目”,是PPP推广的一个关键。  由于PPP项目事关公众利益,因此部分地方政府在挑选对象时,也相对更倾向于国有企业。河北省财政厅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处调研员李士宗近期撰文表示,有的基层政府舍不得把含金量高、收益率高的“好项目”拿出来进行PPP运作,而只拿出一些资金来源少、回报率低的项目;还有相当大一部分对社会资本而言的“鸡肋项目”,徘徊在“项目识别和准备阶段”,因此,进度慢、落地率低不难理解。  张晖明建议,有关地区和部门应加强正面宣传。比如,一些地方政府期待能在当地医院建设运营中引入PPP,但出于对公众情绪的担心——部分观点认为引入社会资本会导致看病住院费用上涨,因而踟蹰不前。能否盈利仍是关键所在  民间资本能否使PPP盈利,仍是绕不开的关键话题。  北京燕园人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外联部主任连卫宏多年对民营企业负责人进行培训。他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民间资本更趋向投资高回报、高收益的项目,而由于PPP项目本身具有一定的公共属性,在投资回报和盈利预期上,无法提供更多吸引力。某些企业不喜欢见效慢的项目,对新政策也多有顾虑。  记者对江苏、福建、安徽、山东、江西、贵州、湖北等7省发展改革委推出的项目,进行了大致梳理与了解。其中,盈利比较强的项目预期收益率集中为8%~9%,低一些的则在4.9%~6.5%左右。比如,某县推出的13个污水处理PPP项目,有人曾算了一笔账,其内部收益率是8%,但企业融资成本偏高。这就使得项目要面对融资成本高、项目收益低和政策执行不尽确定等“三重压力”。  如果地方政府提供的PPP项目无利可图,社会资本会“扭头就走”。李士宗比喻道,“没有一把米,叫鸡都不来”。  有专家表示,个别地方政府仅把PPP当作一种融资模式——对有稳定收入、经营现金流好的项目,则攥在自己手里;对操作性较差、回报不稳定的项目,才采取PPP模式,但对此类项目,社会资本往往又不愿参与。  记者注意到,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近日表示,对民营企业来说,PPP模式多数挣不着钱,有时候却变成政府对民资的“提款机”。  连卫宏对此表示认同:“许多PPP项目在经济性上无法满足社会资本要求。前期建设预算受预算与规划、技术选择和关键人员影响大,经济性要素权重低,都制约了后期运营管理,也降低了项目全周期的经济吸引力。”治理能力和水平仍待提升  能否盈利,项目产权和利益归属至为重要。  目前,PPP模式在实践中尚不成熟,这包括理念、公私关系、法律基础、角色转换以及激励与风险共担机制等多方面。  “这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水平。如果没有说明PPP项目在某个阶段的产权归谁,以及使用权和经营权是否能得到政策性保障,就会在推广中遇到困难。”连卫宏表示。  “推广PPP,需要建立更完备的社会契约共识。”张晖明表示,首先,社会资本要处于平等地位,而不是“行政指导对象”,要有法律保障,不得擅用行政权力干预和修改。即使有时涉及重大公共利益而不得不对合约内容进行修改时,也不能单方面做出行政决定,而必须经过协商、仲裁、诉讼等程序,以体现对社会资本的尊重。同时,要给予一方合理、公正的补偿,双方要意见一致。  从国家层面看,“调动民间资本积极性”一直在努力。  比如,今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司曾就《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前期工作专项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按照《办法》,未来,合规的PPP项目期工作费用有望获得国家预算内专项资金支持。  又如,为完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等PPP协议争议解决机制,促进协议当事人合法权益保护,推动特许经营立法,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近日带队赴最高人民法院就特许经营等PPP争议解决进行沟通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