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杠杆通知下发PPP管控不改多上市公司提示风险

  • 来源: | 2018年10月11日 02:24
摘要:

“污水、自来水、高速公路这类项目对机构而言是有利的。但是这类项目在库里不是大多数,多数还是偏公益性项目。”申硕也表示,但由于项目付费纳入预算,收益相对有保障,但并不意味着社会资本100%能拿到。财政部去年来强调对PPP项目的绩效考核。如果做得好,全额能拿到,如果做的不好,付费比例会进行打折。绩效这块是财政部未来推广的重点,这是与重视PPP的运营匹配的。

降杠杆通知下发PPP管控不改,多上市公司提示风险

8月8日,发改委和央行等五部委印发《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的通知提出,推进去杠杆,稳妥给予资本市场监管支持,开展债转优先股试点,鼓励依法合规以优先股方式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探索以试点方式开展非上市非公众股份公司债转优先股等。

业内人士指出,PPP项目主要以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城镇建设领域为主,项目投资规模较大、融资杠杆较高,参与PPP项目投资将无形中加大企业的投资杠杆。而积极稳妥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强化ppp项目管理均是多渠道降杠杆的重要举措。

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据其观察,2年前PPP被市场炒得很火,但今年来他接触到的国有市政企业已经不再热衷于PPP。“我接触到的现在都不怎么谈这个业务了。”

近日,PPP概念上市公司碧水源(300070.SZ)、铁汉生态(300197.SZ)的中报中,均强调了PPP业务模式的风险。在融资情况偏紧的大环境中,PPP项目可能存在进度有所减缓甚至中止的情况。

“PPP本身是个好的方式,主要是防止明股实债和保底收益。增加杠杆其实就属于了变相融资。PPP这种模式其实是受鼓励的,但受到鼓励的是合规的PPP。”北京一位PPP人士也对第一财经表示。

偏紧或持续

“2015年到2016年PPP的大跃进明显,从0到10万亿爆炸式增长下问题很多。今年上半年差不多是PPP的一个冰点,各大银行纷纷表示加大管控力度,甚至有的银行表示要暂停这个业务。”

2017年,继财政部印发《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92号文”)和国资委下发《关于加强中央企业PPP业务风险管控的通知》(“192号文”)等相关文件,PPP迎来了强监管周期。

今年4月28日,财政部PPP中心发布《2018年第1季度报》显示,“92”号文发布后,至2018年3月末,综合信息平台已累计清退管理库项目1160个,累计清减投资额1.2万亿元。

2018年5月,财政部发布“54”号文,主要针对173个前三批示范性项目进行整改处理。目前PPP项目清理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不规范的项目被清理退库或整改,建立项目规范运行的长期机制,确保入库项目是名副其实的PPP项目。

数据显示,今年7月全国央企PPP项目总成交量为44个同比下降49%;从前7个月的情况来看,央企参与PPP项目总成交量417个,同比减少17%。

关注研究PPP业务的咨询人士申硕(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我觉得PPP下半年还是会偏紧。原来PPP项目有1万多个,总投资达到10万亿。PPP项目偏施工居多,运营不足。财政部强调增加项目中运营成分,才是比较好体现PPP的精神。而大多数的施工类PPP,实际上还是增加了政府的长期支出责任。”

“近期讨论PPP未来支出是否算做隐性债务,这是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国家的区县级财政很多还是吃饭财政,10%的PPP支出对很多地方是非常吃力的,而且占用了未来十几年的财政额度,其实相关部门是有担忧的。”申硕说。

“另一个方面在补短板的同时要注意防风险的问题。除了显性的债务还有隐性的问题。10的红线不能碰,融资规范是要注意的,不能假借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等名义变相融资。整体来看,从去年到今年,回到PPP本质上有正本清源的作用。”

“不管是92号文,现在央企参与比例锐减70%,到上半年发改委、财政部也发了一个文也在鼓励PPP,没有像2015年那么密集。现在更多是鼓励环保等政策鼓励方向,而不是像此前的基建方向。”

上市公司提示风险

2014年基础设施行业投融资ppp模式推出,其中譬如水务行业在未来几年中都将向PPP模式方向发展,预计国内水务行业有几万亿的市场,为上市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机会。

但随着日前国内融资情况偏紧,碧水源便表示,公司部分项目可能存在进度有所减缓甚至中止的情况,同时公司可能会基于项目进展及综合收益情况对在手项目进行主动清理。

“随着未来水环境提标升级的区域增多,公司未来将确保风险控制的情况下更注重项目质量与水处理膜技术的核心业务,同时也会对已有订单进行强有力的主动管理,回到主要以环保水处理项目为主的方向上来。”碧水源在中报中称。

铁汉生态也指出,从2018年上半年国家对PPP项目集中规范清理中看到,PPP发展的步伐没有停止,但PPP模式发展的政策环境、信用环境还有待完善;PPP项目的融资成本及融资进度受金融监管和银行信贷政策等因素影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从而影响项目实施进度;PPP项目运营期限较长,经营效益存在不确定性,法律政策环境、市场情况等都可能发生的变化,面临着服务质量、服务价格、资本支出或运营成本超支等方面的风险。

“污水、自来水、高速公路这类项目对机构而言是有利的。但是这类项目在库里不是大多数,多数还是偏公益性项目。”申硕也表示,但由于项目付费纳入预算,收益相对有保障,但并不意味着社会资本100%能拿到。财政部去年来强调对PPP项目的绩效考核。如果做得好,全额能拿到,如果做的不好,付费比例会进行打折。绩效这块是财政部未来推广的重点,这是与重视PPP的运营匹配的。

一个利好是,我国货币政策中性,金融机构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释放增加长期资金供应,银行资金成本有所下降。此举对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特别是资金密集型行业企业意义重大,流动性和融资成本的边际改善将有助于缓解企业参与PPP的财务压力。

不过,申硕也提到,“中标和项目真正落地要打一定折扣。现在大家所说的项目落地是指项目采购结束招到社会资本,采购结束后到实际开工建设又要打一个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