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政府主导定价不见得做得更好

  • 来源: | 2019年01月17日 09:22
摘要:

对于有观点认为在市场无效部分需要依靠行政手段进行价格调整,周小川表示,由于我国是从传统的中央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因此从思维的角度看,比较倾向于较多地看到市场无效或者市场失效的环节,认为在市场失效的环节下,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或者发挥更好的作用。这就涉及到哪些环节市场更有效、哪些环节市场会无效的讨论与辨别。

央行行长周小川昨日参加“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时表示,结构改革或者说结构调整也是价格改革和价格调整,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就是消除价格扭曲,从实践来看,最后发现政府主导的定价也不见得做得更好。

周小川说,在市场有效性的假设前提下,实物供给和需求产生的结构性问题,反映的就是价格问题,所以结构性问题就是价格问题,因此,结构性改革就是价格改革和价格调整。

在产品市场,应该说绝大多数情况下市场是有效的,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价格变动也决定供求关系。结构的调整也需要价格信号提供激励,没有激励的结构调整也是很困难的。

对于有观点认为在市场无效部分需要依靠行政手段进行价格调整,周小川表示,由于我国是从传统的中央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因此从思维的角度看,比较倾向于较多地看到市场无效或者市场失效的环节,认为在市场失效的环节下,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或者发挥更好的作用。这就涉及到哪些环节市场更有效、哪些环节市场会无效的讨论与辨别。

“大家都认为,有些重要的产品价格是市场调节不了的。但从实践结果看,最后发现政府主导的定价也未见得更好,比如说成品油价格,经过几轮的定价演变,我国的成品油定价最后不过是在国际市场价格上加一个缓冲期(就是延迟20天左右),过滤掉价格频波动的成分,然后再跟随国际市场价格定价。总之,很难说明即便某些重要的产品,市场决定价格就是不行的。”周小川说。

周小川认为,之所以认为市场在一小部分情况下是无效的,是因为传统经济存在外部效应,如环境污染、碳排放等,导致市场决定的价格存在误导;但从国际实践看(如对产品生产商征收垃圾处理费等),即便市场有无效的情况,特别是外部效应的情况下,仍然有很多办法能够使价格机制发挥更好的作用,同样不见得其他的结构性政策能够比价格政策更好。

周小川还表示,目前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因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很多国家对货币政策过度依赖,对凯恩斯主义过度依赖,因此,政府才会转而思考更加侧重于对供给侧的政策考虑。此外,结构性政策在当前全球化经济的情况下,其和对外经济关系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