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助推交通大发展需要政府做好制度设计

来源: | 2017年11月14日 05:09
摘要: 有一个误解,觉得市场化必然带来暴利,暴利就损失了公众的利益,大家天然地觉得是这样一个情况。如果在好的制度设计下,第一,暴利是可以避免的。第二,你可以通过市场的办法,比如说现在说的PPP,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让企业更聪明地去做这件事儿,反而还能降低它的建设成本、管理成本,让公众获得更多的利益。并不是所有的事儿都是政府做最有效率,因为企业有它企业的动力,但是企业做事儿要有效率的话,前提是什么呢?政府的规则要清楚,激励要明确,让企业愿意把质量提高,把成本控制住,让更多的人用高速路,有更好的获得感。我觉得市场机制是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

白皮书指出,目前我国高速公路的通车里程位于世界第一,这当然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但是也有很多人反映说,我国的高速公路收费的太多,并且费用收得还比较重。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徐丽:

一张纸的两面,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够世界第一?我们只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大家如果看白皮书前边的一些数字,你就可以看出来,在1949年的时候,我们的公路里程连美国的五十分之一都不到,我们在世界上根本排不上。我们在1979年改革开放的时候十分之一都不到,比发达国家差得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我们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了基础设施的一个跨越式的腾飞,让所有的发达国家都瞠目结舌的这么一个大的规模?最主要的一个政策确实是公路收费这个政策,它的核心是我让用户来付费,让市场来助推它的发展。再加上我们当时确实非常短缺,地方政府非常有积极性,再加上中央又做了非常系统、认真的规划,所以就实现了,20多年我们从0――1985年的时候我们是0,现在我们是世界第一。就这30年的时间,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徐丽:

有这样一个成就,我们就要付出一些成本,这个成本是什么?我们用的是用户付费的方式,用户付费不是拿税,拿税也是大家要交钱,只不过是每个人交钱。现在我们为了加快它的发展,用的人就多交钱,就造成了我们的高速路基本上都是要收通行费的。这样大家每一个人就说,这么多!到处都是高速路,每条路都是收费的!感觉到我们的规模也很大,大家还有一个感受就是有点儿太贵了。为什么有这个感觉呢?是因为我们既要筹集高速公路的建设成本,又要筹集它的养护的成本,现在没有更多的钱来支付它,造价也一直在涨,这个费用就一直没有怎么降过。怎么说?作为行业人士来说我理解,因为确实是不容易,20多年了,价格就涨了1倍,我们身边的任何物价涨得都不是一倍的概念。但是从公众的角度来说,希望它越低越好,那这里边就有一个矛盾。

现在交通部在做这么几个事儿:一个是能够科学规划、合理地控制咱们的高速路收费路的整体规模,尽量增大用税来建的普通公路的规模,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尽量降低收费公路的管理成本,这样让我们能够尽量不增加(费用),不提价,来用这个路。第三个,能够尽量地推收费公路的新技术,也是降低管理的成本和提高通行的效率,让大家能在用的时候感觉更好,服务得更好,能更理解这项政策。

记者:

刚才您提到了两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是市场的助推,另一方面是百姓的感受,那么想请问一下,在未来的政策设计上如何能够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来投入公路建设,同时又能够让百姓真正收获更多的获得感,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徐丽:

有一个误解,觉得市场化必然带来暴利,暴利就损失了公众的利益,大家天然地觉得是这样一个情况。如果在好的制度设计下,第一,暴利是可以避免的。第二,你可以通过市场的办法,比如说现在说的ppp,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让企业更聪明地去做这件事儿,反而还能降低它的建设成本、管理成本,让公众获得更多的利益。并不是所有的事儿都是政府做最有效率,因为企业有它企业的动力,但是企业做事儿要有效率的话,前提是什么呢?政府的规则要清楚,激励要明确,让企业愿意把质量提高,把成本控制住,让更多的人用高速路,有更好的获得感。我觉得市场机制是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

记者:

刚刚您提到了PPP,我们知道数日前发改委和证监会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传统基础设施领域PPP的一个通知,那么想请问一下您,在公路PPP方面,交通部门有怎样的考虑呢?

徐丽:

大的这个PPP概念,公路行业是最早做的。我们理解PPP就是政府和社会合作这么一个概念,交通行业,收费公路是最早做PPP的基础设施,八十年代就在尝试。现在国家从投融资改革、从降低政府债务风险的角度来推这个PPP,我觉得是非常好的。PPP的核心理念就是政府和社会、企业合作,可持续发展。人们常说它是一场婚姻,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找到、发挥自己的长处,并且做好这个事儿。

PPP这两年来从发改到财政部、到交通部,都非常非常地重视和支持这个事儿,不断地发文件。不断发文件的过程主要是想加快这个事儿,又想规范这个事儿,不能乱来。那么公路领域以前一直在做,但是没有叫做PPP,实际上一直在做,做的过程中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和一些办法。但这些经验和办法都是咱们各地自己在做,一个项目、一个项目是不同的。这次国家不断地出台一些规范的东西,就能让我们过去的一些好的经验按照更加规范的方式持续推进,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徐丽:

我现在有一个小的担心,我们如果推得太快了,因为公路的量太大了,现在又是建设的关键期,如果推得太快可能会良莠不齐。我自己觉得我们这个方向是没错的,但是要花时间、花力气、花精力把这个制度建设做好,然后再大规模地推。而且我们对PPP的理解是从建设到养护,从收费公路到非收费公路,都可以有很大的空间来推它,而不只是高速路、收费路去推PPP。像养护PPP、普通公路PPP都大有前景,政府要做的事就是把边界,把制度做好,然后剩下的事儿交给企业去做。

记者:

可能政策在推进过程当中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么想请问一下您,目前在政策上还存在哪些阻碍,应该如何来改变呢?

徐丽:

政策上,现在总体的新的政策都是支持、鼓励的,政策的阻碍就是我们以前的一些规定、一些办法和新的这些看起来就有点不适应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主要是按照新的鼓励PPP的方式,把我们过去传统的一些老的做法给它赶快解决掉,给这些不合时宜的政策破除掉就可以了。因为这些政策有的是部门出的,有的是地方出的,有的是企业或银行的一些规定,都要慢慢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发现,不断解决。你要想一揽子解决,不是那么快的。我觉得我们要坚定方向,逐一发现,逐一解决,只要有这个态度就一定会好好地往下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