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园林PPP逆风而上,钱从哪里来?

  • 来源: | 2019年01月09日 09:15
摘要:

2014年底,国家开始大力推行ppp模式,很多企业借助政策的东风,加入到ppp项目"PPP项目的建设中来。东方园林是最早参与PPP项目的民营企业之一,截至2017年末,东方园林共中标PPP项目88个,累计投资额1434.51亿元,涉及水环境综合治理、全域旅游、市政园林和土壤矿山修复等多个领域,一时风头无两。

2014年底,国家开始大力推行ppp模式,很多企业借助政策的东风,加入到PPP项目"PPP项目的建设中来。

东方园林是最早参与PPP项目的民营企业之一,截至2017年末,东方园林共中标PPP项目88个,累计投资额1434.51亿元,涉及水环境综合治理、全域旅游、市政园林和土壤矿山修复等多个领域,一时风头无两。

可到了今年,资管新规出台后,去杠杆化解债务风险成为重中之重,大环境下政府也对PPP项目开始调整。面临违约的风险,投资机构更是对以PPP为主要业务的环保企业的发债慎之又慎。

在经历了“发债门”、股票跌停市值蒸发百亿、被剔除出MSCI指数等一系列事件后,今年上半年,饱受质疑的东方园林PPP项目依然逆风而上。

治水、旅游、危废,三轮驱动东方园林于8月6日晚间,上公布2018年半年报,业绩营业收入64.63亿元,同比上涨29.67%;归属母公司净利润6.64亿元,同比上涨42.04%,对应每股盈利0.25元。业绩基本符合预期。

其中,第二季度收入增速明显减缓,第一季度收入增速高达106.6%,而第二期收入增速仅为4.5%,这和大环境融资环境趋紧,导致自身主动放缓一些项目有关。

利润可以在这种融资环境下跑赢同行,这和水环境综合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和全域旅游这三大板块的业务的发展不无关系,这三大板块占了东方园林整体收入的67.28%。

水环境综合治理业务实现营收27.0亿元,占总收入比重42%,同比增长42%;全域旅游业务实现营收11.6亿元,占比18%,同比增长1078%;危废处置业务实现营收4.8亿元,占比7.5%,同比下滑51%。危废业务收入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去年中期出售申能股权。

三个板块中主要通过PPP模式开展的水环境综合治理及全域旅游业务发展稳定,而固废处理尚在发展,收入并不如预期。这半年东方园林用3.71亿元收购深圳洁驰科技、1.84亿元收购江苏盈天化学、2.21亿元收购吴江太湖工业,0.36亿收购大连东园等,完善危废行业的布局。

公司目前取得工业危险废弃物环评批复176万吨,保证了未来危废业务的开展,东方园林下半年的行业可能取得相对喜人的成绩。

PPP项目逆风而上

报告期内,东方园林共中标了36个PPP项目订单,中标金额约为339.48亿元,同比增长18.65%,前述订单涵盖水环境综合治理(含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河道流域治理和海绵城市等)、全域旅游、市政园林和乡村振兴等领域,其中以水环境综合治理为主。

其中全域旅游项目共中标11个,业务范围覆盖8个省份,项目总投资额已接近2017年全年额度。

这里特别说一下全域旅游。这是由原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2015年提出的。伴随着经济发展和人们观念的变化,旅游开始突破景区景点的限制,自驾游开始流行。借旅游业,实现地区的全方面发展,这就诞生了全域旅游。

在政策的支持下,很多园林企业开始通过PPP项目开始做全域旅游,尽管可能回报机制就相对不明朗,可以肯定这是非常有潜力的一个产业,而作为中国园林的龙头企业,对于全域旅游的开发还是做的非常不错的。

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为什么东方园林PPP项目总额不降反升了呢?

其实除了我们关注的防范财务风险的大环境下,很多利好条件都被我们忽视了。

今年3月国务院颁布的《关于促进全域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为全域旅游的发展拓宽了道路;京津冀三年计划,为水治理和大气治理提供了机会;固废修订案意见的征集,给环卫和固废处理产业极大利好……今年对于环保业依旧是充满机会的一年。而相对恶劣的投资环境,会让很多金融机构对环保企业望而却步,缺乏资金支持的企业步履蹒跚。

企业必须在抢占市场和缩减项目中做一个抉择,而东方园林明显选择了前者。

向信用“求生”当然,上半年的东方园林过的并没有那么舒服,10亿公司债券只卖出5000万,发债门导致股票连续跌停,4天时间市值蒸发100亿,后不得不停牌避险,被剔除出Msci指数。可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半年报中的问题,除了上半年几乎所有环保公司都发生的财务费用大幅增加以外,还有债务风险。

半年报中经营净现金流4.3亿,增速91.4%,收现比77.6%,可以说是之前的现金流问题已经改善了许多,但是依旧可以从一些细节看出局促。

有人会好奇接了这么多PPP项目,债券发行失败,东方园林的投资资金究竟来自哪里?

就像很多环保公司一样,东方园林也采用大幅占用上游资金,再利用项目运作能力,错配资本金投入和工程款结算,这里可以从企业的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看出。尤其是东方园林的应付账款,2018年上半年的同比增长了80.02%,远远超过了2017年年中的55.92%的增长幅度。

东方园林投资性活动现金流净流出27.23亿元,较之去年同期加速流出252.69%。而筹资活动流入10.77亿元,较之上年同比增长了11.44%。看得出筹资压力巨大。

而最令人担心的还是应收账款伴随着应付账款同时增加。过去的半年里,企业的应收账款从74.7亿,增长到91.1亿。这种意味着很有可能发生“三角债”——该赚的钱没能赚到,该付的钱拿不出来。

负债是对信用的预支,上半年的东方园林用他的信用来赚取足够的融资,这其中有风险,但也是东方园林这个阶段少有的“求生”手段。

好在,即便股票跌的厉害,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夫妇并未减持股权,全国社保基金还选择了增持。

当然,如果不能解决融资问题,债务压力将是东方园林最大且无法回避的风险。

对于融资压力巨大的东方园林们一个利好的消息是,政府开始加大民企投贷力度,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下半年民企融资环境有改善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