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PPP对基建的影响

  • 来源: | 2019年01月09日 09:18
摘要:

另外前面刚刚说到的“八纵八横”,已经修得差不多,现在还往那里修呢?难道旁边再修一条?所以说空间也蛮有限的,这边有一些数据,我就不念了。其实现在我们的高铁比美国要发达得多,公路什么其实空间很有限。这是我们说的一个核心问题,来自于哪里?钱从哪里来?市场上其实在争论这个,不然的话如果没有这个问题,你要知道建筑可能已经远远超过现在的行情了。

主持人:另外,近几年政府基建的口味似乎也在往ppp模式上做一个转变,过去大家常常听到PPP模式,但是对PPP了解不多,它和基建的结合会达到怎样的一种效果?目前的情况如何?

陈飞:我来简单跟大家说一下,因为PPP这个东西很多人其实不太了解,尤其是对中小投资者。我知道大家可能在板块里面或者说各种行情软件里可以看到PPP,尤其是17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好是PPP出来两周年。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整个资本市场上,国内A股市场上各大券商、卖方都在开策略会,进行PPP模式的研讨会,我第一次去参加的时候,大家就对这个东西很陌生。

其实我总结下来,也就简单的几句话。第一,这个东西在国外其实已经推行很多年了,包括韩国、日本,还有我们的台湾地区,以及欧洲、法国、德国,都已经很成熟了,我们只是才刚刚引进而已。

它具体是干什么的呢?以京沪高铁举例,我不知道主持人有没有坐过京沪高铁,从上海到北京的高铁。原来如果修一条高铁,谁出钱呢?应该都是政府出钱,政府出钱但是政府不会自己去造,它会找谁呢?找中国铁建、中国中铁,造这条高速公路或者说这条高铁的时候,它干什么你知道吗?

它一般是有两种模式,原来叫BT或者bot,现在叫PPP。那BT跟BOT分别又代表什么呢?BT是哪两个英文单词的缩写?B就是Building,先建吧,把它修好、修建;T就是Transfer,转移或者转交。所以bt模式就是,假设主持人你是中国铁路总公司的老大,而我是铁建的老总,这个时候我就会先帮你铁总去垫资,修高铁要100亿,我先要帮你垫资可能50个亿,然后找银行去贷款,然后我帮你垫资,然后开始去买原材料、买钢铁,铺轨道、水泥,然后去买各种原材料,把东西全部买过来,全部都是我垫钱,反正现在你不出钱,我修好了之后,我再把这个东西转移给你,你再把钱给我,就是我垫资去把这个路修好,这个叫BT模式。这个时候对政府来说其实很开心,一开始不用出钱,造好了我再收获,然后再付钱,这个是过去的模式。

还有一种就是bot模式,那就是高速公路了,比如说我现在去跟上海市政府说,我帮你们修一条上海到浙江的高速公诉,我先帮你垫资修好这个路,O是Operation,然后我再帮你运营三年,我帮你收过路费,这个钱我可能就自己收了,等我回收一点成本了,这个时候我再转移给上海市政府或者说浙江省政府。这个时候就完成了BOT的完整模式,这里面其实政府也不需要出太多的钱,但是最后移交的时候政府还是出的大部分钱,只不过一开始是让施工的这些单位去垫资,这是过去的模式,这个时候你想这里面谁是大爷?政府,因为它有钱,它是甲方,这些建筑公司是乙方,那个时候政府发债,还有财政支持,它很有钱,最后到16年的时候发现这一招不管用了,政府没钱了,怎么办?

想出来一个模式叫PPP,这个时候就引入了第三方,比方说你是铁总,我是建筑公司施工单位,这个时候他拉马云过来了,所以这就变成三个P,一个就是政府这个地方叫公共部门Public,然后另外一个叫私有部门Private,还有一个搭档Partenr,PPP就是这三个单词的缩写,Public、Private、Parent。这个时候政府就不出那么多钱了,他说马云你来出30%,施工单位中铁你来出60%,剩下的我政府没钱现在只能出10%。你说马云会出吗?因为整条高铁可能要20年才能回收成本,所以一开始大家觉得PPP很新鲜,反正大家一起来弄,最后发现玩不下去,因为回收周期太长了,这些民营资本不想去投,这就是我们讲的ppp的模式

主持人:它应用到基建投资上具体的利弊是什么?

陈飞:利弊其实很简单,优点就是可能项目很快就开工了,因为大家人多,所以钱很容易筹到。劣势就是很少有人愿意出这个钱来投资这个项目,因为都是大型的上百亿的项目,回收周期长,要等个十五年,人家民营资本等不了,所以说很多订单,很多工程最后就变成烂尾的。

主持人:另外,ppp融资其实有这个趋严的趋势,如果真的有这个结合的话,它会影响基建的投资吗?

陈飞:它会影响,它会对整个基建,包括从财务报表上都会有影响。以前反正政府这边给钱,有政府兜底,现在比如民营资本说,我这个钱现在给不了,能不能拖一拖,这个就麻烦了。因为我垫资已经垫进去了,这个项目已经修了一半了,剩下的尾款怎么办?你钱付不出来,项目就搁浅了。之前反正有政府背书,可以先找银行借,借完了之后有政府兜底不用怕。

主持人:再一个就是基建投资跟政策的贴合度非常高。

陈飞:对,非常非常高。

主持人:如果我们纵观当下国际国内形势,以及财政、货币政策的发力,您觉得对基建投资来说,现在是不是一个水到渠成的机会?

陈飞:我觉得现在这个形势还是非常非常好,首先我们前面跟大家总结过六个季度GDP同比增速下滑,现在刚好就是到了不能再不管的境界,所以得把这个药拿出来吃一吃。这是我们国内的情况,然后国际上其实也比较简单,我们都知道现在国际形势比较严峻,所以说这个时候如果再不出一些托底政策的话,可能有一些其他风险。

这是我们说的国内国际的局势,我们看几个简单的数据,比如说8月份前17天的电厂发电耗煤的同比增速1.4%,远远低于7月份的7.3%。大家都知道,发电的数据在下滑。然后还有这个,货运量,7月份的货运量也在下滑。所以这就是我们国内的情况,国际上大家都不用去过多讨论。

这个地方我再说一下它整个空间是比较有限的。第三个就是有一些争议的核心,大家都在讨论基建到底可不可以买,到底能不能整,所以说空间有限,我们已经是第四次了,过去十年已经吃过三次药了,这是第四次。

另外前面刚刚说到的“八纵八横”,已经修得差不多,现在还往那里修呢?难道旁边再修一条?所以说空间也蛮有限的,这边有一些数据,我就不念了。其实现在我们的高铁比美国要发达得多,公路什么其实空间很有限。这是我们说的一个核心问题,来自于哪里?钱从哪里来?市场上其实在争论这个,不然的话如果没有这个问题,你要知道建筑可能已经远远超过现在的行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