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PPP规范有序发展(下)

  • 来源: | 2018年11月09日 09:02
摘要:

PPP的三个P中,第一,政府专业性和对PPP认知不够。第二,社会资本现在能力不够。第三,合作的项目质量不够。既然PPP三个P都有问题,我认为PPP问题的解决在于PPP行业的改革。大家不要就问题讨论问题,10%是合理的吗?有的政府10%都多,有的政府10%是不够的。

现场交流

刘世坚

现在我们讨论5分钟,大家有问题的,可以现在提。

提问者1

我们也是一家生态环保企业,规模不算太大,但也不小。各位专家谈的比较多,部门、体制,说到联席会议。我想说任何联席会议作为一个工作方式,都脱不开监管部门,也脱不开部门之间职能的划分。

王守清

需要财政支付或补贴的,必须听财政的;如果不需要,听财政的就不一定是最重要的。这是简单粗暴的回答,最合适的还是我前面说的联席机制!

提问者1

还需要一个部门来牵头。

王守清

大家一块开会协调,如果需要财政支付或补贴,财政去牵头。如果不是,发改或其他的行业主管部门牵头都行,关键还是协调和联席机制,而且经过这几年的实践,越来越多的地方已建立联席机制,至于是发改牵头还是财政牵头甚至实施机构牵头已经不那么重要,因地、因时、因人、因项目而异。

张燎

成都自来水六厂的签约,是成都市人民政府。但是大家有一个误区,就是认为ppp是政府某个部门在做。

刘世坚

我做大咨询,理解投资人希望有一个明确的牵头部门的想法,但是各地情况不同,很难在这方面做到明确与统一。

提问者2

首先我同意王老师的意见,一团和气的意义不大。但是我觉得王老师的意见还是太客气了一些。我开炮的对象是张燎总。张总说零元中标,我觉得这个是不存在的。

第二,我认为零回报率的话,不是乱象,反而可能成为中国ppp市场化的典型案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项目就是我做的。

我认为PPP的三个P中,第一,政府专业性和对PPP认知不够。第二,社会资本现在能力不够。第三,合作的项目质量不够。既然PPP三个P都有问题,我认为PPP问题的解决在于PPP行业的改革。大家不要就问题讨论问题,10%是合理的吗?有的政府10%都多,有的政府10%是不够的。如果从PPP行业的改革来说,专家有没有好意见?或者我建议下一步开一个PPP改革论坛。希望专家回答一下关于PPP改革如何改?

刘世坚

PPP改革从你做起。

提问者3

我刚毕业时候在发改委工作,我的理解是财政部门是相当于会计出纳部门,是负责管钱的。事应该是发改委说了算,发改委是投资的综合部门。90年代的PPP,bot的时候,就是发改委牵头说了算,财政出钱。如果这样理解的话,是不是简单一些。我的问题很简单,这是不是一个可靠的逻辑,如果这样看问题,是不是会简单一些?

刘世坚

这个问题超出了我的回答范围。

王守清

我刚才已经回答过了。

王卫东

我刚才提的四大关系中有一点,我们需要思考2014年以来国家推动PPP的目的是什么?是用PPP继续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还是改革财政基金使用效率及提高?如果从回答这个问题去分析的话,大家知道2015年新预算法开始实施,其与之前的不同在于对于一般公共预算管理有了重大的调整。再结合这些年国家一直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融资领域的改革,PPP应该是从根本上改革我们传统的基本公共服务的供给模式。因为我们财政预算资金本来就是要给老百姓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现在只不过地方政府财政在短期内没这么多钱可以满足当地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了,需要有钱人过来帮着政府一块投资,以提高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和供给效率,然后需要政府给你投资者政策优惠、合作条件,吸引你来做。在提供的公共服务质量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政府给予投资者一定的利益保障,这才是市场等价交易的行为。我理解由于存在的一些问题,有的观点是说政府付费现在不应被热捧了,其实从政府财政资金为老百姓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角度而言,政府付费项目更应该是PPP的主要切入点。

王守清

我不完全同意,从全世界看,发展中国家主要是使用者付费(因为主要是提供基础设施但政府没钱),但是发达国家主要是政府付费(因为政府有钱且主要是为了提高效率)。中国很大,有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地区,但过去几年中国需要政府支付和补贴的PPP项目多达百分之七八十,这明显违背基本规律。因此,我一直建议,PPP只是公共产品交付的一种可选模式,如果社会资本不能比央企、国企做得好,用PPP的意义不是很大(因为不物有所值)甚至根本没有必要用PPP(因为允许政府去借钱,过程简单、利息也低)。以后应更严格限制央企、国企做PPP,只要央企、国企做得好的,比如本论坛承办单位上海城建,地方项目就用传统模式由地方国企做;国家层面的重大基础设施就让央企做;央企、国企做不好的,就让做得好的民企、外企用PPP去做,因此,我年初接受《环境经济》专访时说,我国目前阶段PPP项目最多也就是所有公共产品项目的三分之一。

张燎

要把社会资本范围限定在真正反映社会资本的民营企业这一方。当然立法里面这也是一个争议的问题。刚才问到咨询怎么才能发展好?我觉得以我对您所在机构的了解,您把您的咨询费提高一倍,您就会做好。

王守清

在这方面,我觉得培训界的优胜劣汰比咨询界更好,2014和2015年全国各地讲PPP的培训师有三四百人,经过这几年市场淘汰,活下来的也就三四十人,当然也增加了一二十新人。

刘世坚

也可以考虑成立发财委,可能能够解决刚才最后一位听众所提的问题。

柴寿钢

第一个圆桌讨论就到这里,感谢刘世坚等六位专家精彩的发言,以及会议代表的参与。下面进行第二个圆桌讨论,题目是“ppp融资与创新”。